首頁 > 新聞爆料 > 正文

氫氣治癌癥(4):他患肝癌,治療“很順暢”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8-08-15 07:01:01
氫氣醫學目前仍然處于早期階段,仍然面臨許多人不理解甚至有誤解的問題。為推動氫氣醫學長遠健康發展,需要從事基礎臨床醫學研究的同行一起共同努力,給氫氣治療疾病提供更明確更全面的臨床證據,循證醫學最重要的就是重視高質量的臨床證據,也是當今醫學的潮流。

從事氫氣醫學的學者很多,有基礎也有臨床,但真正將氫氣作為疾病治療手段的醫療機構并不多,廣州復大腫瘤醫院在這方面走在國際前列,這非常令人感到欣慰。氫氣作為腫瘤治療的一種輔助療法,對提高患者生存質量,對一些患者預后產生神奇效應,認真總結和積累這些臨床數據,對于推動氫氣醫學臨床研究具有很重要的價值。

著名癌癥臨床治療專家,復大醫院創始人徐克成先生的系列氫氣治療癌癥的文章,就是這方面工作的典范。為了滿足廣大讀者強烈要求,氫思語特別申請并獲得復大醫院授權,轉發該系列文章。

徐克成先生第一篇文章就接受了臺灣著名傳奇人物傅達仁身患胰腺癌,已經計劃到瑞士安樂死,結果因為吸入氫氣驚人從死神手上滑了回來,這故事足夠傳奇,但氫氣的傳奇故事太多太多,希望讀者仔細認真閱讀。氫氣抗癌:氫醫學重磅分享,臺灣訪“氫”之旅(1)

第二篇文章介紹了一位惡性肺癌患者,在實施放射化療的同時進行氫氣吸入,短短2月癌癥驚人失蹤,手術后也沒有尋找到癌細胞蹤影。但也不是所有癌癥患者都會因為吸入氫氣治愈,一些晚期患者只能獲得緩解疼痛,改善生活質量的效果。氫氣治癌故事(2):她患肺癌,卻“白”挨一刀

但不是所有癌癥患者都那么幸運,不會因為吸入氫氣全部治愈疾病,一些晚期患者最多只能因為氫氣獲得緩解疼痛,改善生活質量的效果。

第三篇文章中介紹了2例沒有獲得最理想效果的情況,患者沒有因為吸入氫氣而完全康復,最終仍然離世,但患者家屬對這種效果表示理解,因為他們確實看到親人生前減少了痛苦。提高生存質量是當今癌癥治療領域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對那些基本沒有積極治療意義的晚期患者,給予足夠多的尊重,盡量減少痛苦,提高生活質量是最重要的方法。氫氣治癌癥故事(3):“共為天下病蒼得離苦”

本篇是第四篇,介紹的曾先生是非常晚期的巨大肝癌患者,雖然進行了多次介入治療,但治療效果非常好,非常有可能是吸入氫氣的因素,希望曾先生繼續努力,獲得更圓滿的效果,徹底戰勝病魔痊愈。

傳播氫氣醫學,功德無量,

人人獲得氫氣醫學健康,是氫醫學的宏愿。

徐克成34談:

氫分子與健康的故事(4):他患肝癌,治療“很順暢”

曾先生來廣州

曾聰顯先生是臺灣居民,我邀請他來廣州接受一次檢查。因為我認為,如果真如他所說,他的肝癌已經“治好了”,也就印證了“中國式控癌”的正確性。

曾先生2018年3月22日到廣州。那天下午,羊城晚報出版社為我的新書《踐行中國式控癌》舉行發布會。出席者很多,湯釗猷院士特地從上海趕來,做了“中國式控癌”的演講。我本期望曾先生能來聽聽湯院士的課,因為他在臺北吸氫幾個月。湯院士倡導的中國式控癌中主要內容是“消滅”+“改造”,吸氫可能屬于“改造”的范疇。可惜因飛機延誤,曾先生未能趕上聽課,他直呼遺憾可惜。林信涌先生和傅達仁夫婦和他一起來。傅達仁是臺灣著名主持人,患胰腺癌,本準備去瑞士“安樂死”,林先生力勸傅先生放棄“安樂死”,硬將他請來我院接受治療。

01-1.jpg

湯釗猷院士說:“癌癥是動態變化疾病,要因人因時,改造癌細胞,改造造機體。”

曾先生來一趟廣州不容易!他說這是第一次走出“島門”,看到白云機場那么大那么漂亮,廣州那么多漂亮高樓,曾先生感嘆到:“不是你們邀請,我這鄉下人怎能到這里開眼界呀!”

臺灣桃園造訪

2018年3月7日,我們赴臺訪“氫”組在臺北最后一天。因為有幾位第一次去臺灣,原定下午去逛街,但聽說還有一名臺灣肝癌患者,原先腫瘤很大,現在幾乎完全消失,大家興致來了,要去造訪。

東道主林先生說,那是個小地方,距離很遠,就別讓大家太辛苦吧。但我們恰好想看看臺灣普通百姓生活,就說“讓司機辛苦一下吧”。我們來到離臺北50公里的桃園縣中壢市,這是個典型的臺灣多族群聚居區。

這天下午很悶熱,不時有毛毛小雨。汽車行駛約一個小時 高端水杯,在一條街道旁一間店鋪前停下,曾先生出門迎上來,與我們握手、問候。進到店內,在一張簡易方桌邊坐下來。曾先生早已擺好茶具,電爐上茶壺水已經沸開。茶葉是著名臺灣高山茶,他給我們一一倒了茶。他那一套用茶程序,和廣東完全一致。我說“好像回到老廣東”,林先生笑著說:“龍的傳人唄,兩岸一家親。”

這是一間連排街面房,約有50平米,上下兩層。屋內堆了木板,有幾張工具臺,上有各種木工器具。曾先生告訴我們,他原來開沙發店,近年改為廣告裝飾牌,但生意清談,即使在生病住院期間,也經常偷偷溜回來做點生意。我暗暗想:沒想到曾經的“四小龍”臺灣,基層生活竟然就是這樣。

曾先生患肝癌

曾先生的病史不復雜。2016年10月他感到右上腹疼痛,在距家20公里的林口長庚醫院被診斷為肝癌。當時肝內腫瘤有14厘米。醫生給他做化療,每周靜脈注射一次化療藥,又做了3次肝動脈介入栓塞。幾個月前檢查,醫生說腫瘤很小了,可以不用治療了。

01-2.jpg

“還有其他治療嗎?”我們不約而同問。來自同濟大學的王博士驚奇地瞪大眼睛,會意地向我笑笑,加了一句:“真這么神奇嗎?”

曾先生取出長庚醫院的病史記錄。肝功能試驗中轉氨酶和堿性磷酸酶稍高,白蛋白和膽紅素在正常范圍。乙型肝炎病毒感染標志陽性。作為肝細胞癌主要標記的甲胎蛋白沒有升高,這不奇怪,有30%病人是假陰性。最主要的是肝活檢顯示為肝細胞癌。所以,診斷是無容置疑的。

“唔,我每天吸氫。”曾先生恍然所悟,他指著林先生,說:“是林大哥幫忙,謝謝你。”

曾先生的弟弟是林先生的同學,父親患塵肺,因吸氫而痊?,所以對吸氫有信任感。他還聽說另一臺商的母親,80多歲,患胃癌,堅決不開刀,僅靠吸氫,已過去4年,活得很好,于是希望林先生給予幫助。林口長庚醫院隔壁有一間林先生開的吸氫體驗中心。曾先生每天趕到中心吸氫,每天吸2-3小時,連化療期間也是每次治療結束都去到中心吸氫。林先生還提供一種日本米糠提取制物“納米蕈”,讓他每天口服6包。他說:“吸氫中心的服務人員太好了,不僅給他吸氫免費,有時還請吃飯。”

“你化療期間還偷偷回來做生意,吃得消嗎?”我問。

“我沒有什么不舒服,照樣吃飯、睡覺,還能干這些活兒。人家說化療副作用大,我倒覺得很順暢。”他指著屋里那些加工了一半的板材,“現在臺灣老百姓的日子不好過,不干活兒,怎么生活呀?還要養家糊口呢!”他家在桃園縣,離這里20多公里,看起來生活蠻艱苦的。

近幾天訪談,幾乎所有受訪者都反映吸氫后吃得下、有氣力、睡得香、頭發不掉、惡心嘔吐減少。曾先生現在看起來十分健康,壯實的身軀,紅潤的面孔,握起手來力大無比,滿頭黑發。這看來可能都與吸氫有關。但我最關心的是,他的腫瘤到底怎樣了?

我要求他去醫院復查,至少做個CT掃描。他面露難色,吱唔不語。是錢的問題?臺灣全民健保呀!林先生向我使了眼色,低聲對我說:“臺灣健保不是全包的。”

我拉住曾先生的手,說:“去過大陸嗎?”

他搖搖頭,笑了笑,說:“哪里有機會?”

“我和林先生請你去到廣州。到了我院,做個CT和超聲,查個血。”看他有些遲疑,我就為林先生做主了,說:“林先生負責你的飛機票,我負責你在醫院內檢查費用,好嗎?”我緊緊握住曾先生的手,望著他說:“廣州現在好漂亮,答應吧!廣州見。”

01-3.jpg

作者邀請曾先生來廣州檢查,他緊緊拉住我的手,說:“教授,你是大好人!”

前面已說過,曾先生和林先生、傅達仁夫婦來廣州時,我們的新書發布會已經結束。我請他們在陽光酒店吃晚餐,隨后送去復大醫院住院。由于第二天我要去北京開會,因此當晚我就和病區醫生一起,為曾先生制定檢查計劃。

廣州體檢

第二天晚上,我們在北京的會議剛結束,正在和朋友一起吃晚餐,病區醫生發來微信:曾先生的CT結果出來了,顯示病灶真的小了,活性明顯減低,看來治療效果非常好。我們在座的各位情不自禁站起來歡呼!

我迫不及待地回到醫院,立即找到放射科醫生,共同閱片。CT上肝S7、8段有類圓形低密度灶,大小7.8x7.5厘米,邊緣清晰,極少碘油沉積,病灶強化不明顯,呈液化壞死。與2016年11月在臺灣做的CT相比,腫瘤顯著縮小,活性顯著降低。

01-4.jpg

2018年3月23日廣州復大腫瘤醫院CT:肝右S7、8段類圓形低密度灶,邊緣清晰,形成假包膜,病變內無強化,CT值27HU,內有低密度壞死區(箭頭所指圓圈內),提示腫瘤失去活性,出現液化壞死

01-5.jpg

作者趕回醫院,與放射科醫生共同閱讀討論曾先生的CT片

似乎“無病生存”

肝細胞癌是我國最常見惡性腫瘤之一,首選治療方法是手術切除。但由于早期無癥狀,大多數確定診斷時已經失去手術機會。微創消融(例如冷凍、不可逆性電穿孔即納米刀)可使一些無法手術的肝癌獲得“根治”,但仍有60%以上患者既不能手術,也不適于消融。對這類患者,化療不能延長患者生命;經皮肝動脈化學栓塞和靶向藥物(如多吉美)是主要治療手段,但一般認為只能延長“無進展生存期”,不能延長患者總生存期,有認為這些治療在“有效”一段時間后,尚能促進腫瘤生長。

曾先生的肝癌經病理證實是肝細胞癌。根據首次CT表現,是巨大型肝癌,且合并肝硬化,無法手術切除。在臺灣僅接受化療和肝動脈化學栓塞。一般情況下,像他這樣的患者生存期平均6個月左右,但神奇的是,他現在不僅活下來,而且全身情況很好,似乎“無病生存”,原先肝癌占位處幾乎完全液化壞死。雖然不能說已經治愈,但明顯好轉肯定毋庸置疑。重要的是,按經驗,憑他僅僅接受了幾次化學栓塞和全身化療,這一結果似乎是不可能實現。曾先生同時吸氫,是否氫分子發揮作用呢?

一些推測

上海?美研究人員發現,氫分子能抑制癌細胞增殖和運動,促進癌細胞變性和凋亡。給腋下成瘤的動物,或者吸氫(H2)(每天6小時),或者吸氮氣(N2),每周觀察成瘤情況,最后發現吸氫的動物成瘤很慢,長出的腫瘤較小,提示氫氣抑制了腫瘤生長。

動物模型制作:給裸鼠腋下注射腫瘤細胞,或者吸氫(H2),或者吸氮氣(N2),比較腫瘤生長情況

01-6.jpg

腫瘤動物模型生長:在吸氫條件下,腫瘤生長緩慢,成瘤小(橫坐標表示接種腫瘤細胞后周數。CK表示對照組,H2表示吸氫組)(上海?美提供)

01-7.jpg

研究人員進一步做細胞培養試驗,比較在正常氣體和含氫氣體條件下,癌細胞生長狀態,發現在含氫條件下,癌細胞增殖減慢,運動減緩,出現變性和凋亡。

癌細胞培養倒置顯微鏡觀察:在正常氣體條件下,癌細胞增殖旺盛,運動快速(左圖),但在含氫氣條件下,癌細胞增殖受抑制,細胞增大、空泡化(箭頭所指),提示發生變性、凋亡(右圖)(上海?美提供)

01-8.jpg

早在1975年,美國學者Dole等就在《科學》Science雜志上發表文章,報道給動物連續呼吸8個大氣壓的97.5%氫,有效地抑制皮膚鱗狀細胞癌,首次提出分子氫通過抗氧化作用抑制腫瘤生長。日本學者發現,給肝硬化動物飲用氫水,可預防肝癌發生。用氫水處理舌癌細胞,發現癌細胞生長受抑制。上海交通大學學者發現氫氣可抑制動物腸癌,通過調節氧化還原微環境、干擾與癌細胞增殖相關基因表達,從而促進癌細胞凋亡,抑制癌細胞增殖。

氫分子已被證明是一種選擇性、無毒、無殘留、極為價廉的抗氧化物質。在中國式控癌的“消滅”與“改造”中,氫分子看來可擔任改造癌細胞、改造微環境的角色。作為癌癥,包括肝癌的綜合治療中一種手段,氫氣,正如本文介紹的曾先生所經歷的,可讓治療變得“順暢“。這對患者乃幸事也。

2018年4月17日星期二完于羊城珠江小屋

作者簡介

徐克成教授是暨南大學附屬復大腫瘤醫院榮譽總院長、國內著名消化病專家和腫瘤治療專家。國際冷凍治療學會(ISC)前主席,中國衛生系統最高榮譽“白求恩獎章”獲得者,獲中宣部“時代楷模”稱號;廣東省生命之光癌癥康復協會會長。他先后擔任南通醫學院內科教授和消化研究室主任、第一軍醫大學客座教授、日本千葉大學、美國霍普金斯大學訪問教授。現任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消化病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全國腫瘤研究協作組組長、中華醫學會消化病委員會胰腺病學組成員,世界肝病學會委員。中華胰腺病雜志、胃腸病學等雜志編委。主編醫學專著9本有《臨床胰腺病學》、《肝纖維化的診斷和治療》、《腫瘤冷凍治療學》。參編專著29本;在國內外發表論文496余篇。

1就診內容

腫瘤專家,尤其在消化系腫瘤的診治(如肝癌、胃癌、結直腸癌、胰腺癌等惡性腫瘤)和腫瘤康復治療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詣,在腫瘤微創治療和免疫治療等方面他走在了業界的最前沿。

2掛號費

300元(號源緊張,請提前一周預約)

◎ 徐克成門診咨詢電話:18903068180

氫氣治療咨詢電話

陸醫生:13760888586推薦文章:
河北快3正规网上销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