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互聯網 > 正文

氫氣治癌故事(2):她患肺癌,卻“白”挨一刀

文章來源:
字體:
發布時間:2018-08-16 07:07:54
氫氣醫學目前仍然處于早期階段,仍然面臨許多人不理解甚至有誤解的問題。為推動氫氣醫學長遠健康發展,需要從事基礎臨床醫學研究的同行一起共同努力,給氫氣治療疾病提供更明確更全面的臨床證據,循證醫學最重要的就是重視高質量的臨床證據,也是當今醫學的潮流。

從事氫氣醫學的學者很多,有基礎也有臨床,但真正將氫氣作為疾病治療手段的醫療機構并不多,廣州復大腫瘤醫院在這方面走在國際前列,這非常令人感到欣慰。氫氣作為腫瘤治療的一種輔助療法,對提高患者生存質量,對一些患者預后產生神奇效應,認真總結和積累這些臨床數據,對于推動氫氣醫學臨床研究具有很重要的價值。

徐克成先生最近寫的系列文章,是這方面工作的典范。為了滿足廣大讀者要求,氫思語感謝獲得復大醫院授權轉發。

本篇文章介紹了一位肺癌患者可能是因為吸入氫氣,竟然不必要手術切除的患者故事。患者有明確的病理診斷,是惡性程度非常高的鱗癌,經過放療,但治療副作用幾乎沒有,最神奇的是2個多月治療腫瘤竟然完全失蹤,這是一般放化療幾乎不可能實現的目標。但嚴格病理學檢查是絕對判斷標準。出現這種結果當然可能與患者自身情況有關,但是她也使用了氫氣吸入和特殊營養治療,氫氣治療效果肯定不能簡單排除。請大家認真閱讀腫瘤治療專家徐教授如何給我們解釋這個案例。

上次徐先生文章中介紹的傅達仁老先生,查網上見有許多相關介紹,今天同期發出來供大家閱讀。

傳播氫氣醫學,功德無量,

人人獲得氫氣醫學健康,是氫醫學的宏愿。

上期文章:

氫醫學重磅分享,臺灣訪“氫”之旅(1)

氫分子治癌故事(2):她患肺癌,卻“白”挨一刀

廣州到臺北很近。2018年3月5日,上午乘飛機不到2小時就降落在桃園機場。上海?美公司張總監在機場迎接我。他乘東航從上海而來,比我早到,還沒有出關,從另一個航站樓特地趕來接我。過海關的人群排了幾圈長隊,但我年歲長讓我走了“便捷道”。?美老總林先生和同濟大學的王博士在出口迎接。林總生于臺灣,已在上海創業26年。早年從事汽車配件制造,享譽世界;近年轉向健康產業,熱衷于分子氫保健和康復,吸引了一批專家參與研究。王博士年輕,天生麗質。她是第一次來臺灣,興奮和好奇寫在臉上。

坐上汽車,林先生興奮地說他昨天結伴數名同學,前往一個空氣潔凈如洗的生態度假村。結伴同行一位女性是林先生的同學,患了肺癌,一度失去生存希望,現在特別活躍和健康。看著林先生講話神情,我猜想這位同學的健康肯定與他研究的氫分子有關。

當晚,在臺北圓山飯店一間以紅色為主色調的包廂,林先生請來了幾位臺灣著名醫學專家陪我進餐。劉會平教授是林口長庚醫院副院長、著名胸外科專家。他向我展示我院牛立志博士的微信。我打開視頻,牛立志興奮地與劉院長打招呼。牛博士稱贊劉院長是海峽兩岸胸腔鏡外科開創人。林先生說,劉院長善于創新,對氫分子的熱衷幾到“癡迷”。這一番介紹,馬上消除了大家相互間陌生感,也找到共同話題。大家自然聊起了一些“氫氣治癌”的故事,最神奇的是長庚醫院一位肺癌病人,經過“吸氫+放化療”,最后“白挨一刀”。

林先生說,“白挨一刀”的患者就是他那“特別活躍和健康”的同學。第二天,我們在臺大醫院附近的“氫分子體驗區”見到她。

她叫鐘玉嬌,54歲。2016年10月感到胸部不適、干咳,呼吸時有些憋氣。10月27日,她去林口長庚醫院作PET-CT檢查,發現右中肺有4厘米大小占位性病變,標準攝取值(SUV)高達18.57, 腫瘤與心包連在一起,縱隔淋巴結有轉移。她接受了支氣管鏡檢查,發現她的 水素水右中肺葉支氣管被腫瘤阻塞。在局部取了活檢,病理檢查顯示非小細胞性肺癌,又做了免疫組化染色,顯示為鱗狀細胞癌,再查基因,未見突變。

氫氣治癌故事(2):她患肺癌,卻“白”挨一刀

2016年10月27日林口長庚醫院PET-CT:(影像號16AT33F000064):右中肺腫塊,伴肺門侵犯;區域淋巴結右肺門淋巴結N1受累 [10R](SUV18.57,score 4)[SUV( standard uptake value)即 標準攝取值,超過2.5,提示惡性腫瘤,2~2.5為臨界病變,小于2,可能為炎癥或良性腫瘤]

她先看呼吸內科,醫生說,SUV正常小于2,大于2.5就是癌。SUV值與腫瘤惡性程度有相關性,大于10的腫瘤惡性程度很高。她的腫瘤SUV接近20,說明十分惡性。腫瘤又侵犯到心包和縱隔淋巴結,說明已經局部轉移,手術切除難以進行。本來可以靶向治療,但是她患的鱗癌,且基因檢查沒有找到靶點。可以化療,但效果也不會好。

她再掛了劉會平副院長的號。劉院長認真看了各項檢查,無可奈何地說:“做放化療吧,爭取控制控制。”隨后說:“先吸吸氫吧,也許有幫助。”

2016年10月19日林口長庚支氣管鏡檢查(16AK313000037):支氣管黏膜水腫,右中肺葉支氣管被腫塊阻塞。右肺中葉經支氣管活檢(病理檢查號28000-A-M80703):非小細胞性肺癌;免疫組化研究:p 40(+)、TTF-1 (8G7 G3/1)(-),提示鱗狀細胞癌

01-2.jpg

2016年10月19日林口長庚醫院支氣管鏡檢查圖片,腫瘤阻塞于支氣管內

林口長庚醫院是臺灣數一數二的醫院,劉院長這樣的著名專家都為難,還能再找誰施治呢?鐘女士非常沮喪,心里像裝了鐵?似的,愁腸百結、失望。她沒有將實情告訴家人。但她尚年輕,上有老下有小,她不想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

俗話說,同窗幾戴,友情常在。遠在上海的同學林先生知道了鐘女士患了腫瘤,立馬飛回臺灣,同時送去她正在研制的“氫氧霧化機”。林總對鐘女士說:“不管醫生給你什么治療,按劉院長建議,先吸吸氫吧,不花錢,也無害處。”他給她一堆氫分子能抑制癌癥的文獻,又用電腦演示了三張視頻照片:一張顯示正常細胞,有規則運動,排列井井有序,第二張是癌細胞,大小不整,橫沖直撞,不斷分裂,快速繁殖,第三張也是癌細胞,但不同的是,這些細胞似乎變老實了,排成幾行,有點改邪歸正的樣子。又送她幾盒叫“納米蕈”的日本“食”字號保健品。

林先生參加慈善活動,偶遇日本氫氣醫學

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林先生隨同臺灣慈濟到日本賑災,看到參加救護福岡核電泄漏事故的人員用含氫氣的水洗澡,又口服納米蕈,說是為了消除輻射,預防癌癥。事后,他去東京訪問了日本醫科大學太田成男教授。2007年太田在《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這一著名雜志發表文章,指出氫分子是一種選擇性抗氧化物質,能對許多與自由基相關的疾病發揮治療作用。文章吸引了世界生物學界研究這個小小的氣體分子,他也因此成為“氫分子醫學開創人”。也許緣分使然,見到林先生,太田特別高興,又感嘆幾年來一直想制造出“氫發生機”,但實現遙遙無期。機械出身的林先生心領神會,回到臺灣,3個月后就研制成功用水制氫的“氫氧霧化機”。當他將樣機送到太田教授面前時,這位氫氣研究的鼻祖撫摸著機器,連連稱贊“這是世界上最好的”,不斷用手紙擦拭濕潤的眼睛。

鐘女士每天吸氫至少4小時,口服納米蕈早晚各3包。一周后,她感到咳嗽少了,呼吸變得通暢了,精神似乎也變得好了。一個月后,她接受了放射治療,共照射30次,共4000Gy。同時化療。她的家離醫院不遠,每次完成治療后,就趕回家吸氫。由于吸氫目前僅限于“民間”使用,她沒有把這項治療告訴病區醫生。但醫生對她老是“表揚”,說她體質好,盡管每次照射量不小,卻沒有嘔吐,沒有白血球下降。她也注意到同房間病友,幾乎全部不想吃飯,有的嘔吐不停,老是要打“升白針”(提高白細胞的生物制品)。她想:肯定是氫氣的功勞!心中感激建議他吸氫的劉院長,也感激送來氫氧霧化機的老同學林先生。

2個半月后,2017年1月13日,鐘女士去林口長庚醫院又接受PET-CT檢查。她誠惶誠恐地去看結果。接診的醫生反復看檢查結果,又打量鐘女士,停了幾分鐘,問她:“你僅僅做過放射療法嗎?”他問得很慢,很認真。

“是呀。”鐘女士有些慌了,緊張得心都要跳出來:莫非病加重,活不下去了?

“你的肺部已經沒有腫瘤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醫生講得很嚴肅,似乎他也不相信自己,叫她看臨床科。

01-3.jpg

2017年1月13日林口長庚PET-CT(影像號171D33F000020):右中肺SUV1.9,score 2。區域淋巴結N1、2和3均未顯示(score 0)。右上肺有小結節(SUV2.6,score2)。與2016年10月27日的報告相比,右中肺原先的損害看來已不明顯,雖然右上肺結節是新的

呼吸內科和外科醫生們一起會診后告訴她:準備為她手術。她問既然沒有腫瘤了,為什么要開刀?醫生說:他們不相信,因為這幾乎沒有先例,需要手術切除下來看看。一位年資高的醫生拍拍她的肩說:“你是很惡性的肺癌,不開刀不放心。”

2017年2月23日,鐘女士接受了胸腔鏡右肺葉切除,手術順利。林口長庚醫院胸腔鏡手術很有名,前述的劉會平副院長就是這家醫院的著名胸腔鏡專家。

手術后,醫生告訴她:右肺上肺和中葉都切除了,淋巴結也切除了,但大體檢查沒有找到腫瘤。有沒有癌腫,要等病理切片報告,病理才是“金標準”。

2017年2月23日,對不確定的支氣管或肺不確定的惡性新生物(Malignantneoplasm of unspecified part of unspecified bronchus or lung)進行手術。手術紀錄(編號21952400):術中發現右中肺葉實變,右上葉見多個結節,給予楔形切除;右中葉切除;腫塊與心包緊密粘連,打開心包;探查肺靜脈、肺動脈和支氣管;打開縱隔,切除淋巴結(LN2、4、7和10),置F24胸管引流。

01-4.jpg

摘自林口長庚醫院手術紀錄。圖為手術紀錄書上肺切除示意圖

但病理科醫生也為難了。12天后,2017年3月7日,病理報告:沒有腫瘤。

2017年3月7日林口長庚病理報告(S2017-012308):收到組織:右上肺葉,兩塊肺組織,切片。在鏡下見異物巨細胞和反應性機化性肺炎。未見腫瘤存在。

3月6日上午,鐘女士見到我們,顯得特別高興,那神情和講話姿態就像四十幾歲的人。她向我們詳細描述生病的前后過程。我問她:“白挨一刀,后悔嗎?”

“有點。但能為你們的‘中國式控癌’作貢獻,值得!”她拉住我的手,“徐教授,我認真看了你和湯釗猷院士寫的《踐行中國式控癌》呀!太了不起了!”鐘女士的講話充滿感恩。

我送給她一本3年前編著的書《與癌共存》,簽上我的名字。她接過筆,在書的扉頁寫上“我實踐了徐教授提出的與癌共存”。她說:“我覺得,吸氫就是你們說的‘改造’。”

01-5.jpg

鐘女士(左)興奮地向我們介紹她的神奇經歷(右后為王博士,中間那儀器是氫氧霧化機)

01-6.jpg

鐘女士在我的《與癌共存》上寫道“我實踐了徐教授提出的‘與癌共存’“

患者是最好的老師。鐘女士的實踐,說明氫氣對于癌癥至少有兩個作用:

第一,氫氣能“改造”癌細胞,讓癌細胞變得較為“順從”,增強放化療的效果。這在實驗中已得到證明。劉會平副院長建議鐘女士 “先吸吸氫”,也許出于這個考慮;

第二,氫氣可減少放化療的副作用。鐘女士說她接受放化療期間還能去爬山,可能是氫幫助了她。

2018年4月5日清明節完稿于廣州海珠

氫氣或許可讓千萬無辜癌癥患者,擺脫病魔!

感謝大家對氫氣醫學的宣傳。推薦文章:
河北快3正规网上销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