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朱琳:愛旅行的“堅強小姐”,把行李箱當成自己的家

?“這個球她還是有可能發外角。”

在對手一發發外角出界以后,韓馨蘊小聲地對朱琳說道。她們擊了一次掌,彼此交換了一個篤定的眼神,然后朱琳回到自己接發球的位置上,穩穩地抓住了這個果然發向外角的二發,創造了一個完美的得分機會。

憑借著這個制勝分,她們迎來了自己在本場比賽的賽點并成功兌現,以大比分6比0、6比4擊敗克羅地亞老將尤拉克和美國姑娘克拉茨克的組合,晉級2019天津網球公開賽女雙四強。

今天在團泊國際網球中心的這場比賽,是朱琳在最近一個月來雙打賽場連續贏下的第6場賽事——4周前她搭檔王欣瑜在WTA南昌網球公開賽上連贏四場奪得女雙冠軍,這是她的首個WTA巡回賽冠軍。除了雙打,她還在今年2月的WTA迪拜公開賽首輪淘汰梅爾滕斯,首次闖入WTA前100。

顯然,從2012年轉入職業以來,這位1994年出生的中國姑娘在經歷了7年職業賽場的歷練和積累之后,正在迎來自己最好的時光。

攜手韓馨蘊 晉級天網女雙四強

“Game,Han/Zhu!”在主裁宣布比賽獲勝者的名字之后,朱琳和韓馨蘊開心地擊掌慶祝。經歷了前一天氣勢如虹的那個搶10,現在她們的“小宇宙”已經成功地被激發了。

“第一輪的時候我們一開始還不太適應對方的風格,她們打得不太一樣,一個稍微快一點,一個稍微慢一點。而且我和韓姐好久都沒有配了,我和她之間也有一點找不準對方的節奏。比分一直咬得挺緊,教練上來讓我們打得再堅決一點,多一些變化,不要怕她們給我們不舒服的球。”

朱琳口中的“韓姐”是比自己大4歲的韓馨蘊,她們上一次聯手出戰WTA巡回賽還要追溯到兩年前的天津網球公開賽。

當時她們在首輪以4比6、6比4、13比15憾負薩巴倫卡和徐一璠的組合,無緣晉級。如今兩人攜手重回團泊國際網球中心,找到默契的她們已經取得了兩連勝的戰績,成功闖入四強。

“說起默契啊,有時候可能就是天生的吧?有的人就是很搭。”朱琳笑著點評自己和韓馨蘊的關系——她們在首輪比賽中選擇了同樣的比賽服,梳著同樣的馬尾辮,看上去有一點像“雙胞胎”。

“而且我們都是碰到球都想要去打的那種人,不會說讓給對方去打,自己要多承擔一些責任。”

進入四強之后,朱琳將和韓馨蘊一起繼續向天津網球公開賽的女雙冠軍發起沖擊。

就在一個月前,她剛和18歲的小將王欣瑜搭檔拿到南昌公開賽女雙冠軍。“那一站比賽真的是意外之喜,沒有想到會拿到最后的冠軍。但是能夠拿到WTA首冠當然非常開心,因為每一場比賽我都會都想要贏,不是隨便打打。”

重回前一百 還要更豐富自己

不管是雙打還是單打,每一場比賽都要全力以赴,這是職業球員的基本特質。不過,雙打比賽對于朱琳來說更多的還是為了“樂趣”,單打賽場的突破才是她更想要的。

然而,已經有過在2014年廣州網球公開賽上擊敗文奇、2014年中國網球公開賽戰勝帕芙柳琴科娃、2015年邁阿密公開賽淘汰斯齊亞沃尼以及在2017年天津網球公開賽爆冷擊敗兩屆溫網女單冠軍科維托娃經歷的她始終徘徊在WTA積分榜的100之外,她的“闖入前100”的目標也設立了有三四年的時間。

今年2月,窗戶紙終于被捅破。

在迪拜公開賽女單首輪較量中,從資格賽突圍的朱琳苦戰了將近3小時,以5比7、6比4、7比5擊敗16號種子、剛剛在多哈公開賽奪冠的梅爾滕斯。在獲得本賽季首場WTA巡回賽女單正賽勝利的同時,她也讓自己的世界排名首次進入前100。

“在迪拜的比賽的確打得非常艱難,當然也非常好看。”她放慢了語氣,將自己帶回到那場比賽的情境之中。

“第一盤5比3領先的時候,我就在想:‘哇,5比3了!’有一點失去專注,但好在接下來我又可以集中精力做好教練告訴我要做的事情。其實那場球贏完以后,我才真正有信心在這樣的平臺立足,它真的給了我非常大的鼓勵。”

2019年2月25日,朱琳的排名來到了職業生涯最高的第93位,成為第14位進入WTA前100的中國大陸選手。盡管目前她的排名又回落到第106位,但她已經知道了什么樣的選手才是真正的“前100”。

“如果不看排名的話,今年我的大比賽的質量比以前高很多。我贏了很多前100、前50的選手,覺得自己能力還是有的,需要做的就是堅持和完善。因為你要是想要往上走,就絕不能說只靠一種武器就去戰勝對手,這個世界上有那么多不同打法的球員,你一定要努力地豐富自己。我已經做得比原來好了,但還有一些細節需要再加強。”

新賽季目標 進澳網女單正賽

從WTA排名150位到前100,朱琳用了4年時間。接下來她將會在單打賽場上繼續努力,天津的比賽結束后她會在國內參加一些ITF的賽事,爭取獲得足夠的積分以獲得2020年澳網女單正賽的席位。

“想要直接入圍明年澳網正賽,排名在100以內會比較穩妥一點,所以我要多拿分。這幾站其實對手也都會比較強,有的時候輸贏也和簽運有關系。我們都知道第一輪往往是最難打的,但這個你也沒有辦法控制,你能做的就是繼續提升自己的實力。”

說起澳網,去年她在資格賽連贏三輪晉級正賽,成為出戰資格賽8名中國大陸選手中唯一晉級的球員。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輪的比賽中她在決勝盤2比5落后的情況下連贏5局逆轉獲勝。賽后她哭著和團隊成員以及外教擁抱,后者不斷安慰和鼓勵著她:“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我不是一個愛哭的人。”給自己的微博取名為“Miss Tough”的她說,“如果我真的是打得好的話,有的時候輸球我還是很高興的。但那段時間自己過得比較艱難,訓練練得也很苦,就覺得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哭了。好在哭完了就放松了,當時是覺得很不容易啦,被自己感動了都。”

一兩年前,能夠參加大滿貫賽事對于朱琳來說還是極其寶貴的機會,但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壓力。每次她都特別想要打好,因為不管是從積分、獎金還是氛圍大滿貫都跟別的比賽不太一樣,她要為自己拼出一個更好的未來。

“以前總是說要費好大勁打三輪才能參加正賽,你就會格外珍惜和這樣的機會。但一年也沒有幾次,整體上就會很緊。今年四個都能夠進正賽了,你會覺得打不好的話還有下一個,這樣的心態就會讓自己變得放松,也不會覺得這樣的比賽和其他的比賽有什么不同,其實都是一樣的對手、一樣的挑戰。”

是戀家的人,也享受漂泊生活

“Miss Tough”在本賽季打滿了四大滿貫的正賽,并且在美網首輪擊敗資格賽選手王欣瑜,在自己的第7次大滿貫正賽首輪之旅中取得首勝。

她說自己正在慢慢走上正軌,各方面都越來越好。這有賴于過去這些年她自己對于職業網球理解的加深,也有賴于團隊的逐漸穩定——這種由內到外的成長,讓她有了更多的信心去跟更多的對手一較高下。

“我要做的就是多出去比賽,多跟高水平的球員打。其實回過頭來你會發現你和其他人并沒有那么大的差距,一旦你熟悉了,多打一打,就會知道她們是什么樣的打法和套路,就能夠進入到這個職業的圈子里面。”

她在2019賽季參加了多項賽事,截止到目前一共有26站之多。年初的時候,她打了深圳網球公開賽、ITF安寧125K系列賽、ITF六安60K的比賽,然后是“中國賽季”的南昌網球公開賽、武漢網球公開賽、中國網球公開賽和正在進行的天津網球公開賽,其他的比賽都是國外賽事。

“你如果愿意旅行的話,就會有去不同的地方打比賽的機會。對于職業球員來說,我覺得這是你要邁出去的第一步。可能明年我會再選一些跟今年不一樣的計劃,有的賽事的天氣、場地、比賽用球會比較適合你,有的賽事可能就不適合,多去走一走就知道了。”

她把旅行和比賽看做一件事情,把爭取獎金和積分看成一件事情,會告訴自己這是職業球員應該做的事情,然后樂在其中地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定位和心得。

“我覺得,只有在年輕的時候才能有機會多在外面走一走。雖然我本人是一個很戀家的人,但也很享受這幾年在外面漂泊的日子,行李箱就是我的家。當然,沒有人不期待回家,因為你在家里的時候就會完全放松,但是每年我在家也待不了幾天,一個星期最多了。

“但其實對我們來說在國內比賽已經很好了,感覺就像是回家。”她補充道。

文章來源:廣東天元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標簽:信用卡買房被叫停,周冬雨爛醉如泥,lol總決賽,我和我的家鄉,樊振東4-1勝許昕

河北快3正规网上销售平台